黃志華的博客
在粵語歌故紙堆裡鑽不休者
http://mimimido.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梅艷芳《胭脂扣》的乙反味

2016-07-02 10:16:5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觀世上之音 | 浏览 1522 次 | 评论 0 条

  梅艷芳主唱的電影歌曲《胭脂扣》,明顯只是粵語流行曲,不是粵曲,但它跟傳統的粵曲粵樂實在頗有關連。其實有時對外省人而言,是不大能說得出粵語流行曲和粵曲的差別,尤其是哪些粵味較濃郁的歌調。

  現在網上流傳一個短片,標題是《客途秋恨+胭脂扣(粵曲新唱)》,是張國榮生前在其演唱會上所唱的錄影片段。這裏不但把南音《客途秋恨》直接當成粵曲,甚至連《胭脂扣》都當是粵曲。其實,相信《胭脂扣》這首粵語流行曲,應未曾當小曲的用進粵曲之中,可是也難說日後它會有獲用進粵曲之中的時候。

  筆者卻是不管那麼多了,就把《胭脂扣》當小曲來談,其中主要是談它跟粵曲粵樂中的乙反調的關係。

原曲副歌 三個調門

  本文附圖中的黑色部份,是《胭脂扣》原來的曲譜。這個曲譜看來很高音,但如果全曲降低八度記譜,以二胡用合尺線來拉奏,會發覺連把位都不用換,因為音域實際上只是八度多一個音。在原譜中,最特別之處,是副歌的部份,這個段落其實是包含三個調門。這個段落的歌詞是:「只盼相依,那管見盡遺憾世事,漸老芳華,愛火未滅人面變異。」從譜中可見,「只盼相依,那管見盡遺憾世事」所唱的曲調,那些fa音是要全部唱成升fa的,實際上,這四小節是離了調的,如果歌曲的本調是G調,則這四小節是暫轉到A調上去,實際的音是「工上工尺,工六工尺上尺工尺」。「漸老芳華」卻是仍奏本調G調。至於「愛火未滅人面變異」所唱的兩小節,卻又另離他調,這次是暫轉到D調去,其實際的音是「工六工尺上尺工尺」。

  心水清的讀者會很快察覺,「那管見盡遺憾世事」和「愛火未滅人面變異」所唱的音可以說都是「工六工尺上尺工尺」,但後者卻是低了五個音(低了一個純五度)。由是我們更會察覺,「未滅」的「滅」字是「唔啱音」的,有唱成「美滅」的傾向。

  這段副歌旋律,作曲的黎小田相信是有意仿傚傳統粵曲粵樂中的乙反調來寫的。假如我們用傳統的粵樂音律,按本文所附的紅色曲譜部份去奏這段副歌,卻只有兩個調,即一個是正線,一個是乙反調。具體而言,「漸老芳華」唱的是正線,其餘的「只盼相依,那管見盡遺憾世事」和「愛火未滅人面變異」唱的卻是乙反調。

  這是很奇妙的調性現象,而當中跟樂律有很大的關係。同是那個副歌,據原譜據十二平均律,奏來包含三個調門;據包含了中立音的傳統樂律,奏來卻只是兩個調。所謂「中立音」,指的是傳統樂律中的「乙」音,音準介乎十二平均律的ti與降ti之間,而「反」音的音準則介乎十二平均律的升fa fa之間。

降一個音 乙反味濃

  說了副歌,現在來看看主歌吧。單看原譜,這主歌幾乎是由純五聲音階構成的,只是在唱第二遍時,在最尾的一句才出現一個ti音。這樣的模樣,無疑是很中國風的旋律,但須補充一句,它也是很粵調風味的旋律。尤其是當筆者嘗試把這段主歌以降低一個音的方式來變奏成乙反調的旋律後(參見本文所附的曲譜的紅色部份),那粵調的韻味就更濃。看看紅色曲譜開始的四個音:「合仮合乙……」這不也是粵樂中的乙反名曲《禪院鐘聲》開始的四個音嗎?實在,應該這樣說,「合仮合乙……」是乙反調中常見的音樂語彙。然而,在聽原曲看原譜的時候,相信沒幾個人會聯想得到《禪院鐘聲》。

  讀者或會問,為何降低一個音,就可以變成傳統粵曲粵樂的乙反調旋律?

  其實,降低一個音,只是很粗糙的簡單說法,這做法還需配合一些條件才易奏效。比方說,原來的曲調最好是以la音結束,又或是以la音作主音的,這是個很重要的條件。此外,原來的曲調,最好是中國風味濃郁的,否則變奏出來的旋律也難有「乙反味」,舉個例,許冠傑《雙星情歌》的主歌降低一個音來改奏成乙反調,其效果是甚佳的,但它那頗西化的副歌旋律,根本就不宜用「降低一個音」的辦法來變奏成乙反調呢!

  說起來,過去北方人玩粵樂中的乙反調名曲,往往會升一個音來玩奏,比如《連環扣》,他們會把「乙上乙上尺尺尺……」奏成「上尺上尺工工工……」;又如《雙聲恨》,則會把「六反尺六反六反尺反上……」奏成「五六工五六五六工六尺……」於是,原是常以「合」音結束的乙反調樂曲,升高一音後便變成以「士」結束。

  而今把《胭脂扣》主歌降一個音來奏,正是把這種改奏方法來個逆向操作。不過,這種「降一個音」之法,亦沿用已久,並非甚麼新發明。這裏試以王粵生為電影《檳城艷》(首映於1954年)創作的插曲《懷舊》為例,這首歌曲最初發表於唱片歌紙上的曲譜,音調是記成la so mi la ti la……,但不久便有改奏成乙反調的譜本,音調改記成so fa re so la so……。當然,這裏除了降一個音,用的音律亦很不一樣。la so mi la ti la……用的是十二平均律;so fa re so la so…用的乃是傳統的樂律,要用到中立音這種非十二平均律音。筆者常猜想,王粵生寫這首《懷舊》之初,就預設了可以「一曲兩制」的,即是以十二平均律奏la so mi la ti la……亦可,以傳統樂律奏成so fa reso la so……亦極有味道。

  回看《胭脂扣》的主歌,看來也是「一曲兩制」的,改奏成乙反調的旋律的時候,會感到乙反調之味道甚濃烈,倒不知作曲的黎小田有沒有預設過要「一曲兩制」的了。

按:本文原刊於2016年六月號(第一七零期)《戲曲之旅》「小曲微觀」專欄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向雪懷詞集《愛在紙上游》隨想      下一篇 >> 兩個偉文的《我的志願》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黃志華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家在香港  評介粵語流行曲是老本行  也喜歡數理與智力遊戲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