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志華的博客
在粵語歌故紙堆裡鑽不休者
http://mimimido.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結構工整的乙反小曲《子規啼》

2016-08-01 14:51:4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觀世上之音 | 浏览 2746 次 | 评论 0 条



  以乙反音階寫成的粵曲小曲《子規啼》,一般說法是特為張惠芳的粵曲《一代名花》創作出來的,寫詞製譜者是譚伯葉。黃滔編繕,一九五八年油印出版的《新增詞譜精華》,亦收有《子規啼》的曲詞曲譜,其中所記的曲詞,正是張惠芳在粵曲《一代名花》中所唱的《子規啼》唱詞。

  張惠芳的粵曲《一代名花》,曾由和聲歌林唱片公司灌成唱片,屬該公司第廿七期推出的七十八轉唱片。這期唱片的廣告初見於一九四零年九月十二日,由此可知,《子規啼》這首粵曲小曲,面世已有七十多年。

  曾採用《子規啼》填詞的著名粵曲,莫如紅線女主唱的《昭君出塞》,它是由馬師曾撰曲的。仔細對照一下張惠芳原版的《子規啼》和紅線女版本的《子規啼》,後者在曲調上有不少改動。其實這是正常現象,撰曲家拿小曲填詞,常可根據需要把小曲旋律改動。

老馬撰詞 大膽改動旋律

  馬師曾對《子規啼》的大改動至少有兩處,第一處是連板面都填上詞,並且在最開始處加了「上尺」二音,以便能填上「我今」二字。這種增音式的改動,實屬破格,也是創造。第二處大改動在第四小節,原曲之中,「五生五六反六尺反」八個音是一拍唱完,馬師曾把它放慢,變成兩拍才唱完,情緒自然是由緊變鬆。其他的改動,包括降低八度唱,減音等,俱使音調更見抒情。

  張惠芳《一代名花》中的《子規啼》唱詞,字少腔多,整段唱詞以實字計僅有十九個。紅線女《昭君出塞》中的《子規啼》唱詞,幾乎全是一字一音,實字共六十三個。這樣對照,頗見有趣。於此可見粵曲小曲填詞,雖是同一小曲,填出來的字數卻可以很參差。

  以下是這兩段曲詞:

    淚盈盈,

    怕聽杜鵑聲!

    自嘆單形隻影,

    唉!芳草葬愁英。

      ──《一代名花》

    我今獨抱琵琶望,

    盡把哀音訴,嘆息別故鄉。

    盡把哀音訴,嘆息別故鄉。

    唉!悲歌一曲寄聲入漢邦。

    話短卻情長,家國最難忘,悲復愴,

    此身入朔方,唉!悲聲低訴漢女別漢邦。

      ──《昭君出塞》

  要是問,原版的《子規啼》曲詞,是先有詞還是先有曲的呢?筆者認為是先有詞的,這固然是當年的一般習慣,而從相鄰文字字音出現大跳的頻率達三分一,頗接近八分之三,由此亦可相信先有詞的機會頗大。此外,譜曲者把「自嘆單形隻影」這個六字句斷開,把「隻影」二字放到另一樂句的開始處,這種「破句」,一般填詞人是不會考慮的,倒是據詞譜曲時,卻較多見些。

  這裏也順便一提,一段依小曲曲譜填詞的粵曲文字,其相鄰文字字音出現大跳的頻率會大大小於八分之三,而且很多時一半也不及,這是筆者所發現的「八分三定律」,證諸《昭君出塞》的《子規啼》小曲曲詞,它肯定是填詞為主,察看其「大跳」的出現頻率只有0.176…..真是八分三的一半都沒有。

字少腔多 得以工整結構

  對比過唱詞,且回過頭來看看譚伯葉原作的《子規啼》曲調。它無疑是頗短,只有八小節,但結構是很見工整。先詞後曲而能使曲調這樣工整,實在難得,當然,這也相信是由於譜寫時選擇字少腔多,這樣較能讓製曲者調整旋律的線條,何況曲子又不長。

  本文附有筆者所製的「《子規啼》旋律分析圖」,從中可見這小曲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既有板面,復有起承轉合之句。

  板面只有七個音:「乙上──仮合伬仮合」,這七個音在正文中都成了重要的音樂素材,沒有一個屬投閒置散的。「仮合伬仮合」這個「音群甲」尤為重要,除了「轉」句,其他「起」、「承」、「合」三句,都把它重現了,成為歌曲淒苦情感的基調。再說,「仮合伬仮合」這五個音自身已包含了「連珠」手法,換個說法是五個音之中「仮合」就共出現了兩次。而「乙上」、「仮合」俱是中二度音程,有怨而難解之意緒,故此板面中七個音內兩次三番重複強調這中二度,自是益顯淒苦。

  起句是承襲板面的七個音而來,只是在「乙上」二音之間加花。反而在這之後的過門旋律,變奏幅度更大。

  承句則據起句再予新的變化,主要是把「音群甲」移高八度,又迅速把曲調攀升至最高的「生」音,句末更有一拍唱八音及切分音,情感非常激盪,可謂是這小小歌調的最高潮處。美妙的是這個承句內還隱含一組頗長的回文音群:「反六五生五生五六反」!

短短四句 回文音群有二

  轉句果有轉之意味,「音群甲」完全不見蹤影,結束音也改為「上」音(起承兩句的結束音是「合」或其高八度的「六」),這些都是很大的轉變,轉出新境。美妙的是這個「轉句」亦隱含一組長九個音的回文音群:「尺六反尺上尺反六尺」。如此短短四句唱腔已有兩個長的回文音群,使淒苦的音調之中平添幾分綺麗。

  合句乃從承句的音群乙移植而來,並且在後半部份放緩節拍、降低八度,強調一份低徊的嗟惋嘆息。在結構上看,這樣跟承句便有很強的呼應感。

按:本文原刊於2016年七月(第一七一期)《戲曲之旅》「小曲微觀」專欄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小克譯The Sound of Music歌曲…      下一篇 >> 曾是慢歌的《得勝令》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黃志華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家在香港  評介粵語流行曲是老本行  也喜歡數理與智力遊戲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