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志華的博客
在粵語歌故紙堆裡鑽不休者
http://mimimido.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1950年面世的《蕭蕭班馬鳴》

2016-11-02 22:47:4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觀世上之音 | 浏览 2420 次 | 评论 0 条



  素知《蕭蕭班馬鳴》是陳冠卿的作品,近日翻查舊報紙,始發現這首曲子是專為粵劇《易水悲歌》的主題曲而作的。

  粵劇《易水悲歌》由艷陽天劇團首演,日期是195098日,地點是高陞戲院。其時劇團台柱是馮鏡華、石燕子、上海妹、新馬師曾、羅麗娟、英麗明、半日安。同月的十五日再演此劇時,《華僑日報》「今樂府版」刊發了劇中多段曲詞,包括第五場由新馬師曾唱的主題曲。曲詞一開始便有如下字樣:「(新曲蕭蕭班馬鳴引子)」,既說是「新曲」,按昔日慣例,就應該是特為這首主題曲而作的了。

歌調出處 易水悲歌

  該報所刊的《蕭蕭班馬鳴》曲詞,應是最原初的版本:

       催馬加鞭易水灘,急若流星莫怠行,

       仰望天邊愁慘慘,風聲蕭蕭雪漫漫呀。

       一排排一排排凌空秋雁,

       一陣陣一陣陣胡笳聲慘,

       一片片一片片飄飄桐葉,

       一聲聲一聲聲流水潺潺,

       如悲悼壯士入秦關呀,

       如知道壯士去無還呀。

  多年前,筆者曾在中大戲曲資料中心抄存了黃滔先生編繕的《新增調譜精華》(1958年油印版)中的《蕭蕭「斑」馬鳴》的曲詞曲譜,但其中的曲詞已頗多差別,且轉錄如下:

       催馬加鞭大漠沙,仰望雲山月光華,

       血淚絲絲臨風灑,無暇睹光景如畫。

       一排排一排排的胡邊秋雁,

       一陣陣一陣陣的胡笳吹打,

       一片片一片片的蕭蕭桐葉,

       一聲聲一聲聲的流水沙沙,

       如悲悼壯士現無家呀,

       如誚笑我有恨不還牙呀。

黃滔記的這段曲詞,看來已不是說荊軻的故事了。

  《蕭蕭班馬鳴》這曲子的名字,現在很多曲本都寫作《蕭蕭斑馬鳴》,筆者相信,《蕭蕭班馬鳴》才是正確的。這一點要感謝蔡德興兄的提點!此五字來自李白的詩篇《送友人》,末二句是「揮手從茲去,蕭蕭班馬鳴」,這「蕭蕭班馬鳴」五字卻另脫胎自《詩經.小雅.車攻》中的「蕭蕭馬鳴」,但李白加上一個「班」字,含義大大增加,這裏「班馬」意謂離群之馬。

  現時,視《蕭蕭班馬鳴》為牌子的,頗常見。但從它的出處可見到,它其實是首小曲。又或者說,它是仿牌子的形式寫成的小曲,而隨時日的推移,很多人更視之為牌子無異。

  從1950年至今,已經六十多七十年,能發現當日演出的原詞,是想都沒想過,至於當時《蕭蕭班馬鳴》的原譜是怎樣的,一時是沒法找得着,只能夠從當下所見的譜子來推敲原貌,事實上,流傳了這麼多年,難免有一處兩處變動,也只能逆推回去。筆者是參考黃滔《新增調譜精華》的那個版本,把上面的原詞套回曲譜之中,其中須修訂若干音符,才能唱出原詞。參見本文所附的《蕭蕭班馬鳴》曲詞曲譜。

十字排句 歌調特徵

  看《易水悲歌》主題曲的原詞,開始的兩個七字句,其平仄同是「仄仄平平仄仄平」,甚至第三句開始四個字也是「仄仄平平」,想起古詞學者龍榆生在《詞學十講》(現在又名《倚聲學》)第三講中說過:「一般詞調內,遇到連用長短相同的句子而作對偶形式的,所有相當地位的字調,如果是平仄相反,那就會顯示和婉的聲容,相同就要構成拗怒,就等於陰陽不調和,從而演為激越的情調。」上述兩個七字句在文字上雖不屬對偶,但平仄相同,確也能感受到聲情上的一點激越呢!而這段曲詞最有特色之處應是居中的四個排句:「一排排一排排凌空秋雁,一陣陣一陣陣胡笳聲慘,一片片一片片飄飄桐葉,一聲聲一聲聲流水潺潺。」句式之整齊,文字重出之多,實有助譜出較易上口的曲調。筆者還注意到,「排」、「陣」、「片」、「聲」這幾個重出的字,其音高是從低至高的,比如說唱出來儼然是「合」、「士」、「上」、「尺」,所以這些地方單是朗讀起來韻律感亦已很強。相信,這是陳冠卿對文字聲律的一份直覺之運用吧!可以見到,這四個俱長十字的排句,譜成曲調後,亦成了這闋《蕭蕭班馬鳴》最獨特的地方,是它的特徵標記。

  為了方便賞析,筆者嘗試把《蕭蕭班馬鳴》斷分成九行,參見本文所附的《蕭蕭班馬鳴》旋律分析圖。

宮羽交錯 悲壯兼具

  不難見到,第三行、第七行和最後的第九行,末處的音都是「上」音,以階名而言就是「宮」音,可見這首曲子是以「宮」音為音主的。只是亦會見到以「羽」音為煞聲的樂句也不少,如第一行、第六行及第八行,末處的音不是「士」音便是其高八度的「五」音。所以,《蕭蕭班馬鳴》可視為宮調與羽調色彩交錯之作,悲壯兼具。

  開始的三行曲調,全是散板,製譜者僅以有限的連珠手法,使音符不致完全散亂無章。相信此段是讓歌者縱情抒懷,所以音符不需有太多緊密的呼應。第四行上板唱,唱的就是四個十字排句,樂句間呼應感頗強,比如說有相同的節奏型和音型,都是閃開頭板起音,此外樂句中又多連珠與頂真,可說是歌中最上口之處。第八行轉為板上起音,為與之前的樂句多呼應,可見到製曲者化用了第四及第七行的音群a和音群b。這裏十四個字唱八拍,緊迫感是頗強的,所以其後拉了六拍唱腔來抒發一番。

  說起來,陳冠卿不但是編劇名家,也創作了不少小曲,可惜罕能知道這些小曲之出處,有點遺憾!

按:本文原刊於2016年十月《戲曲之旅》(第一七四期)月刊「小曲微觀」專欄。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電影主題曲《檳城艷》傳奇      下一篇 >> 脫胎自長句二黃的《倦尋芳》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黃志華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家在香港  評介粵語流行曲是老本行  也喜歡數理與智力遊戲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