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志華的博客
在粵語歌故紙堆裡鑽不休者
http://mimimido.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江邊草》的演變

2017-02-01 10:45:5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觀世上之音 | 浏览 2924 次 | 评论 0 条

  小曲之中,有若干是有一個演化過程,要不是見到初期的版本,是不會察覺它是早經變化的。今期想以一首短小的《江邊草》為例,看看它的初期版本到後來定型的版本的差別。

  《江邊草》,何大傻創作的小曲。不過,筆者見過由廣東省民間音樂研究室編的《呂文成廣東音樂曲選》(人民音樂出版社1990年初版),亦收有這首《江邊草》,不知何所據,而該書所收的《江邊草》曲譜,也缺去六小節,而曲中各處的「上六上」全變了「上合上」。

大傻逝世快六十年

  提起何大傻,這裏岔開一下,因為何大傻於1957年去世,到今年就是他逝世六十周年了,會不會有甚麼關於他的紀念活動呢?

  從一些文獻中得知,何大傻創作的粵樂或小曲不算少,比如《孔雀開屏》、《鸞鳳和鳴》、《晨鐘報曉》、《逆水行舟》、《桃李爭春》、《野馬跳溪》、《花間蝶》、《醉桃源》、《春光好》、《步步嬌》、《橫磨劍》、《滿堂紅》、《拜月》、《驚艷》、《美人照鏡》、《夢裏鴛鴦》、《雄雞》、《慰勞》、《春郊儷影》、《戲水鴛鴦》、《雷峰夕照》、《弱柳迎風》等等,已逾廿首,但相信仍有遺漏。筆者去年閱讀1941年的《華僑日報》,報內的「今樂府」版從該年的四月至六月期間,刊了五首何大傻創作的樂曲的工尺譜,其一正是上文提及的《晨鐘報曉》,其餘四首乃是《擦鞋曲》、《秋晚》、《曇花一現》、《望郎歸》。其實數了這麼多,都未包括本文要談的《江邊草》哩。這樣豐富的曲目,完全足夠開一場音樂會呢!只是,現在能經常在粵樂音樂會聽到的,卻僅有《孔雀開屏》和《花間蝶》罷了。

  回說《江邊草》,其早期的版本,筆者同樣是在《華僑日報》的「今樂府」版中見到的,工尺譜刊出的日期是193995日,此譜還屬於「古曲新聲」,似乎意味《江邊草》這首曲子在那時而言亦已面世了很久的了。不知何大傻是甚麼時候創作這首曲子的。

  五十年代開始,不少粵語流行曲都拿《江邊草》來填詞,比如廖志偉的《發開口夢》以及他和伍木蘭合唱的《太太萬歲》都是調寄此曲,還可以是收錄於同一張七十八轉唱片哩!其後又有鄭君綿的《賣花聲》。甚至南洋歌手,亦有拿此曲填詞來唱的,比如有馬仔和韻兒合唱的《激壞老竇》,其詞更是由馬仔填的。以上所說的四首歌曲,其旋律倒基本上是相同的,可說是在五十年代定了型的粵語流行曲版本,但拿這個定型版本對照1939年「今樂府」版所刊的工尺譜,便頗有差別了。

  附圖中筆者把「1939年初期版本」和「1950年代粵語流行曲版本」都用簡譜記錄下來,方便比較其中的差別。

完全不管事不過三

  先看看「1950年代粵語流行曲版本」,這個版本無疑結構更工整些。第一和第二行是當句重覆的關係。第四和第五行則是一對很對稱的樂句,節拍完全相同,音符則屬變化模進。這個版本的另一大特色是「六五反六工反工尺上六上」這個短句出現凡五次,完全不管「事不過三」的規律。也許,是「六五反六工反工尺上六上」這十一個音前緊後鬆,末處又有一起一落的大跳,頗具興味,即使頻繁出現達五次,卻不覺煩厭,甚或可能嫌再現得少。此外,這個版本的音域也不大,恰是一個八度而已,可謂老少婦孺俱宜唱。於此看來,這個版本又易記又易唱,是難怪不少粵語流行曲都拿它來填詞來唱的。

  再看「1939年初期版本」,同是六行樂句,作曲人似乎是想有漸變的效果,第一行最後兩小節,只有五個音:「六反工尺上」,是簡單的逐級下行的短樂句。第二行最後兩小節卻變化成「六五反六工尺上」,由之前的五個音變成七個音,旋律線開始有點曲折,疏密方面也多了變化。第三行最後兩小節又添新變化,增加到九個音:「六五反六工尺上六上」,並且出現大跳音程。當然,第三行第三第四小節也可以說是變化自「六反工尺上」這五個音,只是把「六反」二音移高一個音,變化成「五六」。這裏見出作曲人的構思是把第一、二行句尾的樂音在第三行的樂句末處中並置起來,卻都有新的變化。

  「1939年初期版本」的第四、第五行相比起「1950年代粵語流行曲版本」而言,是並不大對稱的。從第四行末的「工工工」和第五行開始處的「六六六」,作曲人似乎在意的是其節拍的承遞。這初期版本的第六行在承遞自第三行末的九個音卻又有一點新變化,把最後的「上」音換為高八度的「生」音。真可謂變個不停。由於出現了「生」音,這個版本的音域是共有十度。

  這樣比較過後,可見作曲者最初的構想:第一、二、三、六行的尾句既有承遞關係,又不斷變化。但在後來的流傳過程中,卻演變成全部一個樣兒:「六五反六工反工尺上六上」,這個變化不知是變好了還是變壞了,但至少作者的構思是完全被埋沒了。當然,這十一個音出現共五次,對一般人來說是勝在易於記唱。

  這種變化,相信是一種群體自然選擇,作者也無從左右。

按:本文原刊於2017年一月號《戲曲之旅》(第177期)「小曲微觀」專欄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吳一嘯製譜之《斷腸草》      下一篇 >> 七十年代寶麗金出版本港歌手英文…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黃志華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家在香港  評介粵語流行曲是老本行  也喜歡數理與智力遊戲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